• 强化政治建警 贴心服务群众(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) 2019-08-19
  • 打倒控房抄者有理,去分房好! 2019-08-19
  • 一座不夜城,无数不眠人 2019-08-11
  • 短裤+平底鞋,小个子美一个夏天的时髦公式! 2019-08-11
  • AR拯救宇宙 联想Mirage智能头显套装评测 2019-08-10
  • 2017大皖客户端徽派栏目全面回顾宣传片 2019-08-10
  • 西安市出台《意见》助推网络市场经济发展 2019-08-08
  • 微信“信用卡还款”3.0版本上线 支持招商银行账单查询 2019-07-31
  • 不希望孩子们以后做这个——菲律宾手工开矿人生活实录 2019-07-31
  • 中央纪委公开曝光八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2019-07-22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7-18
  • Chongqing to open 86 civil air defense projects freely for the public to enjoy the cool - Chongqing News - CQNEWS 2019-07-18
  • 海淀创业园双创文化:双R沙龙,让创业之路越走越好 2019-07-16
  • 上班族用手机电脑过度 肩颈僵硬疼痛怎么办-生活资讯 2019-07-15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6-25
  •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: 湖北11选5

    湖北11选5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卿本佳人之长明灯

    第十章:联手攻阙,各怀心思

    卿本佳人之长明灯 子绢 3388 2018-12-14 19:28:55

      “对了,这对奸夫**正是趁虚而入,他们在这天山仙阙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表面上为修仙弟子,私底下勾搭成奸狗走狐淫,万般不堪啊。这天山仙阙好歹也是修仙重地,怎容他们二人淫乱啊,我真是替天玑上神感到担忧啊?!?p>  “如此奸邪小人,天天与我爱妻碰面,岂不是十分难堪?”这样一想,蓝恩佑更加忧心了,便催促道:“那咱们还等什么?还不赶紧想办法上山,不知小蚕姑娘有何高招?我需要帮你做些什么?”

      “其实你什么都不需要做,你只需要同意让我进入你的肉身,借助你的内体凡胎,再施展我的法力,咱们合二为一,必然可以顺利打破结界,攻入仙阙?!?p>  “原来姑娘也是修仙之人?可是为何要借我的肉身行事呢?难道不是多此一举?”

      “蓝大侠有所不知,所谓同行是冤家,天玑上神最忌讳我们这些人间的修仙高人抢了他的饭碗,所以他设结界,专程为了防止同道中人,上山盗取他的圣经还有宝物之类的?!?p>  “此话当真?”

      “千真万确!所以咱们修仙之人根本进不了仙阙,必须借用凡人的肉身?!?p>  “如果此举有效,那还等什么,赶紧行动吧?等一下,”蓝恩佑尚存顾虑,凛冽的眸子盯着小蚕,:“你可不要骗我!我希望你进入仙阙之后,不要烧杀抢掠,不要做一切违反王法的事情,仅仅只是面见你心上人而已,若是你敢出尔反尔,做出不轨之事,我作为捕快,第一个不会放过你?!?p>  “你放心,我只想见我心上人一面,讨要一个说法,绝不会节外生枝!”小蚕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
      “仙阙毕竟是仙家重地,不容侵犯,所以请你一定不要食言?!崩抖饔釉偃?。

      “如果你信不过我,还要揣测于我,那今天的话当我没说,等你什么时候信得过我了,想通了,再过来找我一起攻上天山吧,小蚕告辞了?!毙〔纤蛋沼?。

      “好,我今天就轻信你一回,你施法吧?!崩抖饔痈辖羲?。

      小蚕点点头,右手一挥,袖口射出一道大红色尺素,似有千丈长,直伸向天山顶端,在蓝恩佑来不及反应时她飞身窜入蓝恩佑体内,驱使着蓝恩佑的身体急驶在尺素上。不多时飞跃进了仙阙,落入院坝里面时,已各自分离变回两个人。

      “此地太古怪了,我想回家,我不想住下去了,谁来救救我啊,救命啊……”柳如烟在房内拿着长明灯,牢骚满腹,“都是你害的,都怪你,半夜里还亮着,还亮个通宵!小偷进来偷东西一眼就看清了大黄金在我床上,都是你害的……现在我交不差了,也回不了家了,你说怎么办?你要负责!”她刚刚骂了几句,听见外面有声音,心里发怵,难道是贼子又来了?

      蓝恩佑焦急地喊道:“柳如烟,你在哪里?我来救你了!你快出来啊……”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吓了柳如烟一大跳,她万分警惕赶紧窜到房门口,此时月华如水,照地如霜,她从门缝窥视外面的院坝,见院坝里两个人正在四处张望。她瑟瑟发抖:“强盗又来了,怎么办,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?完蛋了,死定了,还是两个人,还知道我的名字!不是我的名字,而是柳如烟的名字!来者认识柳如烟?莫非之前柳如烟干过入室盗窃这行当?还有同伙?”柳如烟大惑不解:“这些人怎么知道柳如烟在这里的?”

      “柳如烟,你在哪里呀?你快出来呀,我是来救你的……我是你恩佑哥哥,请问你在房间里面吗?我进来了??!”蓝恩佑说着便向亮着灯光的落霞阁走过来。

      柳如烟感觉这个人怎么这么面熟,仔细一想,原来是前几天晚上遇袭受伤的蓝恩佑,“果然是熟人,那谁?蓝捕头?难道他真是来找我的?对呀,那个爹娘说他是柳如烟儿时定过婚的未婚夫,难道是真的?他想干嘛?”柳如烟正在犹豫不决之时,突然一股强力袭向她,手臂一麻,手中的长明灯脱手飞出去,在院坝的上空突然散发出数丈光芒,并在空中定住了。原来是小蚕施法想要索取长明灯,而长明灯停留在半空中作着顽强的抵抗。

      “我的灯……”柳如烟赶紧追到院坝中间,看见小蚕就破口大骂:“好啊,女贼,又来偷东西,你真是胆大包天啊,你把我的黄金还给我,你真是贪心不足啊,今晚你又想抢走神灯,你个混帐东西,看我怎么收拾你……”她跑回墙角,抄起铁叉就刺过来,一边嚷着:“还我大黄金!”

      “长明灯,我终于等到你腾空出世了,我足足等了你一千年,功夫不负有心人……”此刻小蚕原形毕露,奸邪贪婪之色尽显,对冲过来的柳如烟只轻轻一挥衣袖,她便被震出去,摔倒在地。

      “如烟,你怎么样了?”蓝恩佑赶紧跑过去扶起她,怒视小蚕:“你怎么对她下手?此女正是本人未婚妻柳如烟!你说你上来找人,怎么不去找人?非要夺取这个神灯?你竟敢出尔反尔?你敢骗我?”

      “年轻人,冒闯仙阙是死罪,难道你不知道吗?你还不是来了?”小蚕加大功力吸附长明灯。

      “我知道,但是天玑上神不在,我们是偷闯的,只要不动仙阙一草一木,应该罪不致死,可是你现在要硬取这长明神灯,恐怕会给咱们招来杀身之祸,我劝你悬崖勒马,为时不晚,否则必将铸成大错,上仙追查下来,你我难辞其咎!”

      “瞻前顾后优柔寡断难成气候,你们如果怕惹祸上身,可以速速离开,后果我一人承担,请你们不要坏了我的好事?!毙〔厦嫦嘈锥?,与之前判若两人。

      “你们昨晚偷走黄金,今晚又来盗窃神物,师父临行前将仙阙托咐于我好好看护,如今我交不了差了,只能拿性命跟你们拼了……”柳如烟又要上前跟小蚕打斗,被蓝恩佑拽回来,喝斥道:“你不是她对手,你根本不会武功,都怪我一时冲动,救你心切,被她给利用了……”

      柳如烟甩开他的手,怒火狂烧:“你们两个乌合之众,勾搭成奸!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盗窃财物的奸贼,亏得上仙还赏赐仙草救你性命。听柳如烟的爹娘说你是柳如烟的未婚夫,现在我已经成为柳如烟了,我代表柳如烟向你郑重宣布我要解除婚姻,不会与你蓝恩佑成亲,请你尽早死了这条心,还要请你立即马上消失在这个地方!如果你们继续在此造次,天玑上神回来,必然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      “你在说什么呀?伯父伯母说你患了重疾,难道你真的病糊涂了,在此胡言乱语?”蓝恩佑看到这个大相庭径的柳如烟,心里很不是滋味,同时也暗暗自责是自己没有?;ず盟?,于是又缓和口气:“我是你的恩佑哥哥啊,你不记得了?我没有盗取仙阙任何财物,也没有见过你说的什么黄金。我今天晚上来,只想带你回家,哪怕现在你痴痴傻傻的,但是对我而言,依然是我最爱的人,我不会嫌弃你的!你跟我回去,这个痴呆症民间也可以治疗,何必一个人呆在这个阴冷的地方受罪?你看这里简直就是与世隔绝了!就算在民间治不好,我也不会嫌弃你的,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,你根本无需多虑,我不在乎你的智力有多低,我只在乎你留在我身边就足够了,这才是我最大的心愿……”

      “我、我凭什么相信你?你跟一个女贼搅在一起,鬼知道你是什么人?你别碰我,离我远点……”柳如烟硬是挣脱了蓝恩佑的手。

      “你是不是被天玑上神迷惑了?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?民间流传天玑上神命理学说暗藏玄机,为人高深莫测,处事剑戟森森。大智若愚,大奸似忠,你可不要被他的表象所蒙蔽,在这里为虎作伥,你还是早点跟我回去比较安全?!?p>  “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师父待我可好啦,在这个世上还是头一次有人这般真心待我。而且我的梦魇症也好了,都没有复发过……我的事跟你无关,请你不要插手我的事……”

      “师父?你已经拜他为师?天啦,你果然还是被他套路了,他一个仙道高人,挑选徒弟应该择其优良,可眼下你这般愚钝又患了失忆症,他竟然收了你做徒弟,这其中必有玄机,那我更不能留你在此地了,我必须马上带你走!”蓝恩佑说罢,揽住她的细腰施展轻功飞上那条千丈尺素,以急速下滑的趋势着陆。着陆时因为巨大的冲击力两个人拥抱着滚出很远,蓝恩佑一直用肉身护着她,眼见要撞上一座山石,蓝恩佑便自己挡了过去,发出沉闷的撞击声,停下来时,他一口鲜血迸出来,洒在她脸上。

      柳如烟惊呆了,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也才接上气,骇叫着:“你、你受伤了?”

      蓝恩佑强忍剧痛,摇头,“没事……你没事就好……”还勉强挤出一缕笑容。

      她被震慑了,忐忑不安:“你行事怎可如此鲁莾?所幸没有摔死啊……

      “对不起,非常时期,唯有殊死一博……”蓝恩佑微弱地说。

      “可是你不怕死我还怕死啊,万一手断脚断,下半辈子怎么办?”

      “我养你啊……”蓝恩佑惨笑着。

      “我是说你呀……”柳如烟摸着摔痛的地方,心有余悸。

      “我若废了,允你改嫁……”蓝恩佑那神情不知是悲是喜。

      柳如烟见他如此痴情,不得不信,“那个,柳如烟真是你未婚妻?”

      蓝恩佑点头,惨白的脸噙含一丝苦笑,“你连你自己都忘了?”他虽然爬不起来,但眸中仍然满是爱怜,这久违的重逢甚至让他有些忘情。

      “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,我对柳如烟的事情竟然一无所知,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柳如烟,我感觉就像做梦一样,到现在我都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梦境……”柳如烟焦燥地揪着衣袖。

      “你受了重伤才失忆的,我不会怪你的,如果我去年拼死制止你们上幽州,你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。都怪我没有?;ず媚?,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会帮你慢慢找回记忆的,我发誓,不会让同样的悲剧再发生……”

      柳如烟用袖子帮他拭去血迹,心里全是愧疚,“早知道你真的是柳如烟的未婚夫,对她又这般真心,我应该留你在仙阙过夜,明日再下山的,你看现在黑灯瞎火又深山老林的,咱们又受伤了,没法出山,万一蹦出来一只猛兽,咱们岂不是要死在这里?”

      “傻瓜,你当人家仙阙是菜园子呀,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呀,我硬闯仙阙,若被上仙擒获,是要受到处罚的,幸亏咱们溜得及时,他老人家还未赶回仙阙?!崩抖饔佑梦⑷醯纳羲敌ψ?。

      二人正在交谈间,突然天山顶峰灯火通明,照亮了那条红褐色尺素,原来不是照亮了它,而是燃烧了它,瞬间千丈尺素被熊熊大火吞没,随着一声惨叫,隐约见小蚕的身子跌下了万丈深渊。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指南
  • 强化政治建警 贴心服务群众(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) 2019-08-19
  • 打倒控房抄者有理,去分房好! 2019-08-19
  • 一座不夜城,无数不眠人 2019-08-11
  • 短裤+平底鞋,小个子美一个夏天的时髦公式! 2019-08-11
  • AR拯救宇宙 联想Mirage智能头显套装评测 2019-08-10
  • 2017大皖客户端徽派栏目全面回顾宣传片 2019-08-10
  • 西安市出台《意见》助推网络市场经济发展 2019-08-08
  • 微信“信用卡还款”3.0版本上线 支持招商银行账单查询 2019-07-31
  • 不希望孩子们以后做这个——菲律宾手工开矿人生活实录 2019-07-31
  • 中央纪委公开曝光八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2019-07-22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7-18
  • Chongqing to open 86 civil air defense projects freely for the public to enjoy the cool - Chongqing News - CQNEWS 2019-07-18
  • 海淀创业园双创文化:双R沙龙,让创业之路越走越好 2019-07-16
  • 上班族用手机电脑过度 肩颈僵硬疼痛怎么办-生活资讯 2019-07-15
  •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对美白宫6月18日声明发表谈话 2019-06-25
  • 爱乐彩宁夏十一选五 极速时时技巧分享 六开奖现场直播i 四川时时说明 11选5准确杀一码 捕鱼平台信誉高的 齐鲁风采30选七走势图 天津时时全国开奖公告 17年大乐透开奖号码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公告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版 10分快3开奖号码 江西时时查询 内蒙古时时投注平台 重庆彩票欢乐生肖表 新时时和老时时有什么区别